李由(秦朝将军李由是什么出身?差点扭转乾坤拯救大秦)

秦朝将军李由是什么出身?差点扭转乾坤拯救大秦

当李斯在狱中吃牢饭时,儿子李由也陷入了刘邦和项羽的包围圈中,内心备受煎熬。对李由而言,父亲在朝中屡受胡亥和赵高的猜忌,地位已然不保,如果自己在雍丘掉链子,势必会给朝中那些小人留下把柄。更何况,上一次吴广来攻荥阳,自己不是对手,被困在城里,眼睁睁看着反政府军绕过荥阳,一路推进到了首都附近,自己差点被众人的口水给淹没。如果这一次再不雄起一把,那可真就玩完了。
然而,李由的运气实在太差了,因为这一次,他的对手是项羽。面对项羽军团凌厉的攻势,李由很快就败下阵来,最终战死在雍丘城下。项梁实现了三连杀,声威大震,面对众人的吹捧,他开始有点飘了,所谓的政府军,原来也不过如此!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一旁的副手宋义看情况不对,赶紧提醒项梁:老大,我们虽然打赢了几场仗,但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何况我们兵力有限,士卒疲惫,章邯虽然吃了点亏,但他的主力掉血不多,兵力还在不断增加,这时候你可不能飘啊!
不得不说,宋义身为局外人,对局势还是看得很清楚的,项梁虽然完成了对章邯的三连杀,逼得章邯做了缩头乌龟,但项梁手上的兵力不过六七万,连续作战又得不到休整,还要分出一部分给项羽和刘邦,清理外围兵线,能打仗的士兵其实并不多。
再看章邯这边。章邯出山时,带着七十万骊山刑徒,手上又有帝国的王牌军队——中尉军,虽然碰了几次钉子,但主力部队并没有受到太大损伤,更何况还有周边源源不断的政府军补充到队伍中,因此实力不容小觑。
然而,项梁太自负了,自起兵以来,他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目空一切,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区区章邯,何足道哉?面对宋义的善意提醒,项梁很不耐烦,派他到齐国出了趟差,眼不见心不烦。
宋义心里很憋屈,不听我的劝,你啊,就作吧!
憋屈的宋义踏上了远方的路。在路上,他遇到了齐国的使者高陵君,两人开始唠起了磕。
宋义:老高啊,你可长点心吧,我掐指一算,项梁要吃败仗了,你要是慢慢走,或许还能逃过一劫,要是走得快了,可就凶多吉少了。
高陵君糊涂了,你怎么就知道项梁马上要打败仗了呀?不过,怀疑归怀疑,既然宋义说得这么信誓旦旦,姑且就信他一回。
在濮阳城的日子里,章邯并没有闲着,他在憋大招!
秋雨连绵,从七月到九月,雨势不停。项梁一看,雨下得这么大,肯定没法打仗了!
就在这时,城内的章邯终于集齐了援军,夜袭楚军大营,楚军被打得措手不及,项梁被杀。
这一战,章邯完成了一次漂亮的逆袭,大败楚军,一雪前耻。楚军受到了重创,项氏家族的领袖项梁提前领了便当,导致楚地的反秦势力被大幅削弱,从而直接影响到了整个反秦斗争的格局。
得知项梁战死,侄儿项羽放声大哭,哭得撕心裂肺,天地为之动容。项羽很早就没了父亲,和叔叔两人流落江湖,相依为命,在他心中,叔父项梁就是自己最大的依靠,他的勇武、果敢、自信,一直都是项羽学习的榜样。项梁的离世,给了项羽重重一击,战场上的杀戮与血腥,让他的心一点点冰冷。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革命就是如此残酷,你没有回头路可走,擦干眼泪,继续前进吧!
得知章邯完成了对项梁的反杀,各路诸侯都被吓跑了,刘邦拉着沉浸在悲伤中的项羽赶紧东撤,连楚怀王都坐不住了,从盱眙一溜烟跑到了彭城。
项梁下线后,六国之中最有威胁的就属处于河北的赵国。反秦主战场顺势北移,赵国成了章邯的下一个目标。
章邯扬鞭向北方一指,邯郸,我来了!
出身于文官的章邯,在名将如云的大秦帝国,犹如一颗耀眼的流星划过黑暗的天空。在陈胜发难于野,诸侯并起,几十万大军突破秦朝的东大门——函谷关时,他毅然承担起大秦最后的命运,重铸大秦军魂。他靠临时组织的骊山囚徒,一败周文数十万大军,再破齐楚联军,三杀楚军统帅项梁于定陶,可谓是战绩累累。因为有了他,秦朝才有了回光返照的可能。
章邯的推进速度很快,在击败项梁后,秦兵趁势渡过黄河,与继承了蒙恬北境长城军团的王离合兵一处,两队人马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赵国的首都邯郸。赵王歇和丞相张耳果断选择了跑路,一路溜进了巨鹿城。
章邯和王离也不客气,将巨鹿城围成了铁桶。
当然,将小小的巨鹿城捏在手里,绝不是章邯的唯一目的。只要他想,来一轮冲锋就足以将巨鹿城踏平。他的目的,是想围点打援,以巨鹿城为诱饵,吸引各路诸侯军队前来救援。
为此,章邯和王离做了个分工,王离带着自己的长城兵团负责围城,章邯则把军队驻扎在巨鹿南边的棘原,像一只猎豹一样,静静潜伏,等待猎物的到来。
赵国不甘心就这样领盒饭,疯狂连线向场外亲友团求助:哥们儿快挂了,看在反秦大业的份上,拉兄弟一把!
楚国、齐国、燕国也担心,如果赵国死翘翘了,下一个必定要轮到自己了,于公于私,大伙儿都应该帮忙。可是,怎么个帮法,这就得好好琢磨一番了。毕竟,章邯的实力太恐怖了,连项梁这样的猛人都挂了,自己这点兵力都不够人家喝一壶的。因此,各路诸侯带着自己的小弟在战场周边安营扎寨,搬出小板凳,当起了吃瓜群众。
眼看着各路诸侯在城外凑起了热闹,城内的张耳着急了。而此时,陈馀集结了数万人马前来救援,驻扎在城北,一直在观望。城里粮食本来就不多,着急上火的张耳派了两个小弟张黡、陈泽冒死出城,指责陈馀:咱俩可是抹脖子的交情,现在赵王与我危在旦夕,你竟拥兵数万不肯相救!为何不杀入秦军,与我一同并肩作战?说不定有一两成胜算呢!
面对朋友的指责,陈馀倒是很冷静,局势很明显,章邯和王离围而不攻,摆明了就是想钓鱼,以他这几万乌合之众,去了就是送人头,给对方增加经验值。他耐心给张耳的两位小弟解释:我现在出兵,就像肉包子打狗,有什么用?之所以不去送死,是想将来为你们报仇。
两个小弟不干了:没时间扯淡了,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带着你的人赶紧去救人,兑现承诺,报仇的事用不着你来考虑!
被两个小喽啰一顿怼,陈馀面儿上挂不住了,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好,我满足你俩的愿望!随后派出五千人马,让这两人带着冲进去救人,结果被秦军包了饺子,一个都没跑出来。
陈馀心想,说了不要去,去了就是送死,这下你满意了?不管张耳怎样发信息,陈馀一概不理。当然,这也怪不得陈馀,就连张耳的儿子张敖从代地收集了一万多人马,也只能驻扎在巨鹿城附近观望,不敢来救他老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