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良缘(金石良缘的剧情简介)

金石良缘的剧情简介

金石日安情如父子
日安十六岁时因为父亲早丧,为家计放弃学业,于亡父好友兼邻居的金石经营的石厂当一个凿石学徒,一干就是十多年,现已成出色的打花师傅,自成一格。日安秉承金石敬业乐业的精神,为先人作最后服务一丝不苟,多年来二人建立亦师亦友、情如父子的感情,比金石亲子永来更要亲厚密切。
永来与日安年纪相约,为人好高骛远,爱投机取巧,只想在股坛赚取第一桶金,祈望一朝发信游达,大学毕业后就晋身城中富豪董家祥的年胜集团工作,千方百计想得家祥赏识,望作其左右手而得知股市动向。故此,当家祥要替外父办理墓地山坟,永来把握机会,为素来轻视的家业作中介人,拉拢金石为家祥外父起碑建墓。
日安处处为人著想,惟一颗良善的心往往就给利用,永来如是,施嘉嘉亦如是。嘉嘉与男友李浩文合资经营手机店,日安在嘉嘉游说下买了一部手机,却给其免费赠送的冒牌电池所烧毁,日安与金石一同回去据理力争,要求换货赔偿,反遭嘉嘉与浩文恶言相向,二人无功而还,金石与日安对嘉嘉留下坏印象。
嘉嘉日安情缘早定
一日,嘉嘉亲母的骨灰灵位为盗墓贼凿毁,竟成了她人生的转捩点。嘉嘉此时方知亲母骨灰早就在十多滑侍销岁时「起骨火化」等上位期间,因为寄存骨灰的石厂执笠而失落了,立志为免嘉嘉与负责此事的大芬争吵而隐瞒多年。嘉嘉对此气愤不已,为一颗孝心,不惜千辛万苦寻遍全港九石厂,竟奇迹般的在金石的石厂内寻得亡母骨灰。她的孝心令金石与日安对其改观。冥冥中谈宴似在亡母的带路下,间接成就她与日安日后的一段真挚恋情。
金石与日安和嘉嘉熟络后,得知其家庭环境复杂,对嘉嘉添上几分同情,加上嘉嘉因为骨灰一事与大芬闹不快,意欲搬出自住,金石遂介绍楼上的分租单位予嘉嘉,适逢做美甲生意的好姐妹程凯珊与男友分手,无处可居,二人遂租住上址。日安母何宝玲与二女成美心眼见不时有陌生男子在嘉嘉单位进进出出,还以为她们二人干非法勾当,后经日安解释误会冰释。
嘉嘉痛定思痛重头开始,深思熟虑下自觉对美容有兴趣,在永来介绍下加入年胜集团化妆品部当办公室助理,朝九晚五从低做起,夜晚则去进修英文与美容课程。嘉嘉与异父异母姐姐丽娟与日安亲妹美心同为同事,二人对嘉嘉处处留难,美心更觉得她不配与哥哥一起,对她心存敌意,嘉嘉在公司可谓四面受敌。幸好,部门秘书姜玛琪公道处事,与嘉嘉颇为投契,日后机缘巧合下二人更成为生意上的伙伴。
永来投机一铺清袋
永来是化妆品部主任,但一副心思却投在股票市场上,一次炒卖赚了大钱,成为千万富翁一族,意气风发的他随即租住豪宅购靓车,并邀秀清、金石同住。秀清眼见儿子有所成就,欢喜不已,惟金石为人踏实,向来不喜永来投机炒卖,认为投机得来的钱财来得快,去也快,故对永来一朝富贵就胡乱花钱之举,不表认同,永来只觉金石偏心日安,父子之间隔阂日深。
永来在股坛一铺清袋,不知悔改之余,变本加厉,为钱铤而走险,面临坐监之危,竟厚颜地哀求金石代为认罪,加上秀清亦为子说项,金石爱子情切应允,惟思前想后,深明姑息养奸之道,加上目睹永来仗著有父顶罪,未知悔改,继续投机取巧,毅然在法庭上反口,指证永来的罪行,永来最终鎯铛入狱,而金石亦犯上给予假证供,妨碍司法公证之罪。秀清怨恨金石连亲子也不救,愤而要与金石离婚,一怒离家。
时金石孤身一人独居避世,过著寂寞的日子,最后在日安帮助下,金石终寻回秀清,秀清也明白了自己溺爱儿子是错,与金石和好。而永来在狱中静思反省,终自知有错,向金石与日安致歉,真诚忏悔,金石与秀清总算老怀安慰,承诺等永来刑满出狱,一家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