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熙载夜宴图(《韩熙载夜宴图》经历了怎样的传承?)

《韩熙载夜宴图》经历了怎样的传承?

《韩熙载夜宴图》是一幅卓越的历史人物画,是我国古代分段长卷的代表作,此画问世之后备受赞颂,被誉为“长卷神品”。

早在北宋培租宣和年间,由官方主持编撰的、宫廷所藏绘画作品的著录著作《宣和画谱》中,就曾对《韩熙载夜宴图》有过记载。

《宣和画谱》认为,南唐后主李煜命人“写臣下私亵以观”有失体统,应该“阅而弃之”,但此图后来还是被纳入了北宋御府的画库。此后,历代收藏大家对《韩熙载夜宴图》更是趋之若鹜。

最早在《韩熙载夜宴图》上印钤的,是南宋时期太师左丞相史弥远收藏《韩熙载夜宴图》时加盖的“绍勋”朱文葫芦印,据考证“绍勋”是《韩熙载夜宴图》卷最早的收藏印,而史弥远则是《韩熙载夜宴图》的第一个私人收藏者。

在画卷前隔水处,有南宋人的一段残缺的题记,题记中说:熙载风流清旷,为天官侍郎……

这些隐约可见的题记约有20个字。卷后有南宋时期无名氏所书的一段,传为《韩熙载夜宴图》最早的一段题跋“韩熙载行实”。据说,这前后两端为史魏、王浩题字。

元代中期,元代书画鉴赏家汤垕将《韩熙载夜宴图》首次著录于《画鉴》。元代中后期,书画家班惟志于1326年在此画的后跋上写下了32行七言古诗,并在画上钤有“彦”、“功”、“班”等印。此外,画卷后跋部分还有元代无名氏和配基兆积玉斋主人题识。而且,自元代以来,更有多个本子见于著录书中。

明代永乐年间,书法家、太常卿兼经筵侍书程南云在《韩熙载夜宴图》的引首部分篆书一行楷书落款并钤了印。另外,在卷后还有明代文人王鹏翀的钤印。

明末清初之际,《韩熙载夜宴图》已被当时的学者孙承泽编著的《庚子销夏记》记载在卷。但该画在明末清初大臣、书画家王铎的一个亲戚手里。当王铎品赏《韩熙载夜宴图》后,特别赏识,于是在卷后后隔水处留下了一段跋文:画法本唐代人,略无后来笔蹊,譬之琬琰,当钦为宝。王铎题。……寄意玄邈,直做解脱。观模拟郭汾阳,本乎老庄之微枢。文荪王老亲翁藏,善护持之。

此后,明末清初著名藏书家梁清标等又相继在画上钤印了“河北棠村”、“苍岩子”、“蕉林”、“蕉林居士”、“观其大略”和“梁清标印”。

在清代康熙年间,《韩熙载夜宴图》为清代书画鉴赏、收藏家所收藏,宋荦在画上钤有“商丘宋荦审定真迹”一印。若干年后,宋荦的儿子宋锋陆至在此画上也留下了“冶溪渔隐”、“纬萧草堂画记”和“秋碧”等收藏印钤。清代雍正年间,将军年羹尧获得《韩熙载夜宴图》后,在图上紧接着班惟志跋文的后面写了一段跋文:韩熙载所为千古无两,大是奇事。此殆不欲素解人者欤。积玉斋主人观并题识。

同时,年羹尧在图后钤有“双峰”收藏印。据说,1726年年羹尧失宠获罪抄家后,《韩熙载夜宴图》被清宫收藏,画上的“双峰”随即也被皇家挖掉了。

乾隆年间初期,《韩熙载夜宴图》被当时宫廷编纂的大型著录文献《石渠宝笈初编》著录,该画从此由私家收藏转入清代宫廷秘藏。

乾隆皇帝对《韩熙载夜宴图》十分倾心,他在画卷引首上亲笔篆书题签,并留下了“乾”、“隆”、“乾隆鉴赏”、“乾隆预览之宝”、“古稀天子”、“太上皇帝”、“五福五音昌堂古稀天子宝”、“御书房鉴藏宝”、“石渠宝笈”、“三希堂精鉴玺”和“宜子孙”等诸多皇家印鉴。在《韩熙载夜宴图》卷后,有乾隆皇帝亲写的一段跋:是卷后书小传,云熙载以朱温时登进士第,耽声色不事名检。继得别卷,载陆游所撰熙载传则云:唐同光中擢进士第,元宗朝数言朝廷事,无所回隐,又言齐丘党舆必基祸。使周时,识赵点检顾视非常。两卷所载出身不同而品识亦异,记载之不可尽信如此。及考欧阳五代史,云熙载尽忠,能直言。

又云,后蓄妓妾数十人,以此不得为相。观其与李谷酒酣临诀之语意气甚壮,及周师渡淮之役毫不能有所为,则其人亦不免于大言无当,非有干济之实用者。跋内又载,后主伺其家宴,命闳中辈丹青以进,岂非叔舛季之君臣专事春色游戏徒贻笑于后世乎?然闳中此卷绘事特精妙,故收之秘籍甲观中,以备鉴戒。乾隆御识。

本卷后跋还写道:唐后主李煜在韩熙载设家宴时,叫顾闳中、周文矩等人去偷窥并画成画卷交给他,即将亡国的末代君臣搞这种春花雪月游戏岂不是徒让后世人笑话?然而,顾闳中的这幅画画得特别精妙,所以我将它收入秘籍甲这一类别中,共鉴赏模仿。

清代时,《韩熙载夜宴图》在光绪年间被顾复的《平生壮观》一书记载在卷。在画卷上还有清代嘉庆、宣统年间的诸多皇家印鉴,如:“嘉庆御览之宝”,“宣统御览之宝”,“宣统鉴赏”和“无逸斋精鉴玺”等。《韩熙载夜宴图》自乾隆年间入宫秘藏,经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和宣统等朝,过了100多年的“皇家生活”。后来,《韩熙载夜宴图》被清代末期皇室成员从宫中带出,几经流落,最后辗转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

《韩熙载夜宴图》的传承过程可见,在《韩熙载夜宴图》上留有印迹跋文的,要么是一代君王,要么是一代权臣,要么是风雅名士。

他们有的在《韩熙载夜宴图》上写有题跋,有的钤有印钤,而这些书法和印钤,不单单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更重要的是,他们真实地记录了《韩熙载夜宴图》在1000来年中的传承历程。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题跋和印钤,也和画心一样,堪称国宝。